Value cannot be null. Parameter name: value
Value cannot be null. Parameter name: source

魅族上演武斗:新老派系之争员工内讧 部分产品下架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 时间:2018-04-28 11:08

魅族.内讧 杨柘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当魅族CEO黄章在魅族论坛发布“小试牛刀”言论之后,网友用一句精准的俗语概括了刚刚面世的新品魅族15。作为黄章出山之后的梦想新机,魅族15系列搭载着魅族品牌巩固中端、冲击高端的希望。

  然而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发现,在经历了pro7系列的溃败事件后,如今魅族的线下渠道已大为萎缩;而4月23日新品发布会之前的内讧事件,也让魅族的15周年蒙上了一层阴影。

  陷入内讧

  魅族梦想机的概念自2017年2月黄章宣布出山以来便一直被热炒,然而将魅族捧上热搜的却并不是自己的新品发布会。从隔空骂仗到动手斗殴,魅族内讧事件愈演愈烈,这个青年品牌从未如此严重地被撕裂过。

  4月15日,魅族文创部总监张佳(微博名“盖文张”)在微博公开炮轰负责市场营销的魅族高级副总裁杨柘,在表达了自己对魅族和黄章的感恩的同时,张佳认为杨柘的到来并没有帮助魅族走出困境,“不认同杨柘”。微博一经发布,部分魅族员工与前员工也加入了行列,纷纷表达了对杨柘的不满以及对魅族未来的担忧。随后张佳将该微博删除,在向公司表达歉意的同时还为即将到来的魅族15新机宣传造势。

  两天之后,认证为“魅族市场营销部设计师”的王斯文在微博上发声称自己下属在公司被人殴打,并@了杨柘,而杨柘则在微博回击称这一举动为“贼喊捉贼的演戏”。从隔空骂仗到双方动手,隐藏在魅族内部的矛盾渐成迸发之势。

  4月17日下午,魅族科技发布了一份通告,称张佳在公司新品发布之际通过微博等社会媒体发泄个人不满情绪,对同事使用辱骂性语言、散布针对公司的谣言,引发众多媒体、魅友对公司经营和管理状况做出负面报道和评论,对公司声誉造成严重影响。最终,在这轮内讧事件中最早出头的张佳被魅族开除;但看似“获胜”的杨柘团队却也成为了众矢之的。

  署名为“已离职魅族员工”的用户在知乎平台上公开爆料称,新团队掌管的视频业务,仅发布会视频报价便从原先的100万元上升至400万元。张佳在被开除后公布出的两份魅族15新品发布会立项表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说法,这两份立项表上显示,仅发布会视频一项耗资就高达1248万元。

  有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若与一个月前在浙江乌镇同一地点举办新品发布会的vivo相比,这笔预算甚至足够拍摄两场同规格的发布会宣传视频。

  这场“本土派”与“空降派”的内斗随着魅族15的顺利发布已逐渐平息,但压在魅族以及杨柘头上的压力却并未有所缓解。事实上,这场内讧闹剧也正是由魅族自身的生存危机所引起。市场遇冷、渠道萎缩……摆在魅族眼前的难题绝不仅仅是开除一两个人、抑或是空降几个团队就能轻松解决的。

  形象撕裂

  杨柘到来之后,魅族的青年风形象开始被撕裂。

  来魅族之前,杨柘曾有过打造华为mate7“爵士人生”的辉煌,也曾在TCL手机部门败走麦城。2017年6月,杨柘接受了黄章的邀请正式加入魅族,负责产品的市场营销。按照圈内人的说法,杨柘的营销风格充满了“中年气息”,与魅族的青年定位可谓是格格不入;但对于彼时刚刚复出的黄章来说,想要实现魅族高端梦的计划或许是其最终选择杨柘的原因之一。

  杨柘上任仅一个月,魅族便发布了当年的新款旗舰机魅族pro7。然而搭载了联发科处理器的魅族pro7不仅在性能上表现平平,其过于昂贵的定价也让这款产品在市场上反响较差,作为主要卖点的“画屏”功能也在随后到来的全面屏大潮前相形见绌。2017年9月,魅族负责销售业务的副总裁潘一宽离职;11月,公司销售总监褚淳岷也带着自己的销售团队离开了魅族;与此同时,供应链层面也传来消息,称魅族早先预定的300万份画屏订单在仅交付100万份后便取消了剩余订单。发售仅仅4个月后,魅族pro7售价腰斩,黄章与杨柘冲刺高端的旗舰机型不到半年便落入千元机行列。

  更为严重的是,pro7系列的惨淡销售严重损害了魅族线下渠道商的利益。与OPPO、vivo为线下零售商提供周密的价格保护政策(即产品降价后厂商会向零售商补足差额)不同,魅族并没有相关措施,pro7系列售价快速跳水,无疑加重了各级零售商的负担。早先的战略失误无形中为魅族15的大范围铺货增添了更多的障碍。《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通过线下走访发现,广州市区部分迪信通卖场已经下架了魅族手机;而乐语通讯的部分卖场也撤去了魅族产品的展柜。

  一位乐语通讯店主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正在对魅族的产品进行清库处理,清库后仅会少量销售魅族的旗舰产品。”当前魅族手机的留库期(指手机在仓储中存放的时间)普遍在50天左右,相比华为、OPPO、vivo而言长出1个月左右,无形中增加了企业的库存成本,因此未来对大规模销售魅族手机持保留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在魅族15发布前夕,黄章在魅族论坛上直接表示,魅族15仅仅是自己小试牛刀之作,4个月后的16系列才是全力打造。产品还未开卖,自家老板已然底气不足,魅族15系列命运多舛。

  征途迷茫

  从“复出”到“小试牛刀”再到“全力打造”,从小而美的“青年风”再到如今惟精惟一的“佛系中年”;多变的风格背后,魅族不仅透着一丝迷茫,也犹如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一脚一个方向。

  2014年,为了与小米抢占市场份额,魅族紧跟小米步伐,推出魅蓝子品牌与红米系列对抗,千元机开始大规模铺货。在魅族出货量快速增长的背后,低价千元机的品控问题也频频爆发,这期间珠海市工商局的投诉页面出现了魅族的大量投诉信息,而口碑对于主打青年风、极客范的魅族而言极为重要。

  2016年初,黄章表示魅族要挺进IPO,在获得新一轮融资的同时,魅族为了达成出货量目标开始自乱阵脚。这一年魅族几乎每月都要开一场新品发布会,如此快速的推新节奏下,魅族当年的出货量终于突破了2000万部;但混乱的产品线也极大地损害了魅族的品牌形象。

  2017年魅族又要冲击高端、追求盈利,但pro7系列惨遭折戟。最终魅族官方宣布2017年出货量2000万部、营收200亿元。以此来计算,魅族产品单机均价仅千元,冲击高端的梦想依旧甚为遥远。

  而根据国际专业调研机构GFK的数据显示,2017年华为、OPPO、vivo、苹果和小米以1.02亿部、7756万部、7223万部、5105万部和5094万部销量居中国市场销量的前五,魅族虽然排在小米之后位居第六,销量仅为1681万部。(GFK采用的是sell-out出货量统计方式,统计的是从厂商到最终消费者手中的出货量。)

  与此同时,2018年初,魅族珠海总部的“MEIZU”LOGO突然被撤换,取而代之的是四个篆体字“惟精惟一”,这四个字也是杨柘新确立的魅族品牌理念。不再“小而美”的魅族,对于魅友的吸引力也在逐渐减弱。一位魅友在魅族线下门店告诉记者:“如今的魅族,论青年范不如OPPO、vivo,论高端不如华为,论性价比不如小米,论极客范不如一加,论情怀不如锤子。新发布的魅族15在2017年发布或许是款好手机,但现在已经2018年了。”

  有魅族相关人士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的格调是“让魅族重回魅族”,在整个行业进入寒冬后,魅族也正在积极探索自己的渠道和发展模式。而在刚刚结束的魅族15新品发布会上,杨柘也强调,魅族一直致力成为一个品牌的开创者,渴望寻求创新与突破;时下手机市场已经陷入了“黑科技与性价比”的两极分化时代,魅族希望以贴心的角度给用户提供最人性化、充满人文和温度的产品,成为两极之外的“第三极”。



关注电子行业精彩资讯,关注华强资讯官方微信,精华内容抢鲜读,还有机会获赠全年杂志

关注方法:添加好友→搜索“华强微电子”→关注

或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Value cannot be null. Parameter name: source

资讯排行榜

  • 每日排行
  • 每周排行
  • 每月排行
Value cannot be null. Parameter name: value

华强资讯微信号

关注方法:
· 使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 搜索微信号:华强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