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颓势下的富士康:加班费减少 试用期缩短至1个月

来源:新京报 作者: 时间:2019-02-15 09:20

富士康 苹果 招工

  再次遭遇“苹果依赖症”,去年12月营收同比降低8.27%,苹果衰退不期而至,富士康转型窗口期缩短

  每年9月,是郑州新郑国际机场最繁忙的时节。当苹果年度性的秋季发布会结束后,距离机场只有数公里的园区就开始紧张有序的交付——从2011年开始,这在新郑机场成为一种常态。

  这就是负责代工全球一半苹果手机的富士康郑州科技园,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为“苹果城”。从2010年为满足苹果需求投建,到次年3月第一条手机生产线正式投产,富士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和郑州科技园不仅为苹果提供了物美价廉的代工服务,同时也让河南一跃成为内陆省份里的进出口大省。

  不过,进入2019年,苹果业绩遭遇滑铁卢让这里蒙上一层阴影。对于iPhone销量下滑所带来的影响,在郑州和深圳富士康科技园工作的员工感受更为直接。

  “之前厂区到宿舍都可以坐班车,不过现在接送的班车取消了。”工作一年有余的设备调试工人王小君(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班车去年8月取消后,富士康的工人只能步行20分钟回到宿舍。随之消失的福利,还有员工宿舍里的洗衣服务。在富士康员工看来,这些细节透露出郑州科技园与已往不同的景象。

  走访

  员工称洗衣福利已取消 招工试用期缩短至1个月

  根据郑州海关公布的数据,2012年富士康集团下辖企业进出口293.9亿美元,占河南省进出口的56.8%,这一数字在2016年上升至67.3%。但受苹果订单减少的影响,郑州科技园略显颓势。

  “之前脏衣服交给专门的洗衣工就帮你洗好了,现在没了。”至于福利取消的原因,王小君不得而知。

位于郑州豫康新城南区的富士康员工宿舍楼。

  位于郑州豫康新城南区的富士康员工宿舍楼

  郑州科技园附近,东西走向鄱阳湖路隔开的豫康新城小区是富士康员工宿舍。2月12日晚上,记者在走访中看到北区宿舍一片漆黑,南区宿舍里也不过寥寥灯光。王小君告诉记者,富士康员工宿舍会根据员工数量调整,公司尽量把员工集中在一个宿舍楼里节省开支。据了解,富士康员工宿舍内配备空调、暖气、独立卫浴。“一天5块钱,水电取暖全部包括,一般住6-8个人上下铺,只有工程师才是4人间的上床下桌”。

  谈到生产,王小君说一个车间比如有七条生产线,现在可能就开两条,“工人加班现在确实普遍少了,有的能加,有的不加。”

  由于iPhone三款新机型销量不佳,去年苹果陆续向富士康削减订单,随之而来的是人员裁减。早前有媒体援引消息人士话称,郑州科技园去年10月至今已裁员超过5万,其中主要为临时工。按照生产规律,富士康的用工需求在完成iPhone新机型的首批交货后会出现季节性下坡,但这一次比往年来得更早。

  对此,富士康1月22日曾发布声明称,为配合集团全球布局及客户业务发展需求,不同园区的员工数量调配为集团常规性动作。富士康还表示,预计2019年首季在大陆部分厂区仍有逾5万人力招募需求。

  记者注意到,郑州科技园的微信公众号已在春节假期后发出招工信息,称园区从正月初七就开始面试接待,试用期缩短至1个月,转正后底薪2100元(底薪1900元+入职激励奖金200元)。

  目前厂区周围的第三方劳务公司大都没有营业,王小君称现在正处于招工淡季。“没有什么返费,中介公司也不愿意往厂里送人,7月到10月招工旺季时,你会看到厂区附近一切都不一样”。

  深圳园区开启招工模式 劳务中介:员工加班费减少

  与郑州厂区的冷清相比,深圳富士康早已开启火热招募。从大年初七开始,劳务中介“倾巢而出”,厂区周围的公交车站和地铁口都能看到这些人的身影。在记者走访中,多位自称是富士康内部员工的劳务中介向记者“推销”各类富士康岗位,甚至主动邀请记者到龙华科技园参加当天的面试。

富士康深圳龙华科技园附近劳务中介的招工现场。

  富士康深圳龙华科技园附近劳务中介的招工现场

  “富士康毕竟是世界500强企业,越是好的岗位越是需要早一点来上班。”劳务中介向记者表示,当天面试完成后,只要面试通过,富士康可在当天或次日立刻安排住宿,获聘员工需立马上班开工。

  对于富士康员工来说,加班费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在生产旺季,尤其是每年9月苹果新品发布前夕,普工的收入可以较淡季翻番,最高甚至可以达到上万元。而在富士康,年轻人选择做正式工的意愿并不大,理由是不用扣除五险一金的临时工到手工资更多。在他们看来,正式员工虽然有机会升职做线长,但工资只不过多出几百元,如果没有计划在富士康长做,没有必要选择当正式工。

  苹果手机滞销,对工人的加班收入带来明显负面影响。在龙华科技园往北十几公里外的观澜科技园,是富士康在深圳的另一个重要园区,劳务中介称这里多为正式员工,原本工资比不上临时员工的他们,因近期加班费用锐减而感到不满,虽然富士康会主动将这些人调到龙华科技园上班,但收入无法与以前相提并论。

  苹果销量不佳,华为成了工人们眼中的香饽饽。有龙华科技园的员工向记者表示,iLVG部门主要负责华为等手机的金属支架,是近期加班较多的部门,他认为今年负责华为手机相关的部门都会很忙。市场研究机构IDC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iPhone在华销量同比下降20%,而华为则大幅增长23.3%。

  探因

  园区定位“微硅谷”,却患“苹果依赖症”

  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利润受人力成本的影响极大,富士康从苹果等厂商拿到的代工费决定工人的工资水平。根据2014年市场研究公司IHS拆机分析显示,每部iPhone6的代工成本为4美元至4.5美元。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工艺要求较高,事实上苹果给富士康的代工费在手机行业里属最高水平。

  龙华科技园的员工向记者透露,旺季每小时工资可以达到26元,目前招工的薪酬普遍为18至22元左右。

  其实,坐落在深圳龙华镇的龙华科技园一直是富士康的生产重地。1988年,38岁的郭台铭回大陆探亲,其间曾到深圳考察,当时他决定租用宝安西乡一处厂房,开始做电脑接插件的来料加工。

  在郭台铭看来,深圳特区紧靠着香港,船运、运输、人流、物流发达,而且这座“移民城市”对外来文化接纳度比较高。“改革开放之初,深圳缺资金、缺技术,但国家、省愿意给政策吸引外商投资,让企业先行先试、边做边改。”

  直至1996年2月2日,富士康办完土地手续正式在龙华开建新厂区,仅仅用时4个月,当年6月6日完工。

  郭台铭对龙华科技园的定位非常高。去年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深圳就是未来的硅谷,而富士康龙华园区是未来硅谷的核心”。郭台铭当时透露,富士康龙华园区将成为“微硅谷”,未来将拥有精密机构件、模具、刀具、光学、物理、软件、半导体、设计等中心,预计到2022年实现。

  但眼下龙华科技园仍只是富士康的代工基地,需要大量的人手维持其“代工大王”的地位。

  作为苹果主要的代工厂,富士康的起伏与苹果公司的业绩有很大关系。苹果去年第四季度营收843亿美元,同比下降5%,营收贡献最大的iPhone收入同比下降15%,大中华区营收同比下滑27%至131.69亿美元。处于供应链下游的富士康业绩出现下滑,公司去年12月的营收同比减少8.27%,其解释称这是因为消费类产品的需求量出现了大幅下滑导致。

  其实,这并不是富士康第一次遭遇“苹果依赖症”。2016年,因苹果销量下滑,富士康出现上市以来首度营业额下滑,当年其营收同比下降2.8%。不过,随着苹果的销量重拾升势,富士康营收同步重回正轨,并在iPhone X的大卖带动下创出季度净利润的历史新高。

  富士康从未具体披露过苹果对其收入的贡献占比。德国数据公司Statista曾在2017年发布报告称,苹果占富士康的订单量约为54%。另据富士康旗下公司工业富联招股书显示,来自某美国知名品牌客户(即苹果)的收入约占该公司营业收入总额的20%-30%左右。

  富士康转型

  谋求“机器换人”,转型时间窗口缩短

  实际上,郭台铭并不甘于只是成为“代工大王”,而是积极谋求“制造服务”到“科技服务”的战略转型。

  在去年6月举行的股东大会上,郭台铭就表示,富士康将用机器人取代80%人力。“鸿海在10年前就决定用机器人来取代人力,我们目标是希望能够拿掉80%(工人),如果5年做不到,10年内也会做到,因为科技已经在这里了。”

  提出“机器换人”,一个原因是国内人口红利日渐殆尽亦迫使富士康寻找新的利润空间。工业富联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期间公司实现营收2728亿元、2727亿元及3545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只有143.50亿元、143.66亿元和158.68亿元,净利润率仅5.26%、5.27%和4.48%,净利润率水平较低且有下滑趋势。

  在工业富联270多亿元募资投向中,多达51.08亿元将投向高端手机精密机构件智能制造、无人工厂扩建项目,这是富士康减少人力成本的举措之一。

  为了摆脱“苹果依赖症”,富士康近年做出了大量的努力,包括2016年完成日本夏普收购,以获得液晶面板业务。其后在2017年,富士康宣布第10.5代线液晶面板全生态产业园(简称富士康8K项目)落户广州增城,投资金额达610亿元,是目前全球规模和投资金额最大的高科技面板厂计划,也是广州单笔投资最大制造业投资计划。

  富士康还一直想进军半导体业务,不过2017年在竞购日本东芝公司的内存芯片业务时,输给了西部数据公司主导的财团,导致其错失布局半导体的机会。

  除了上述动作,富士康近年还积极投资布局大出行领域,包括战略投资滴滴出行和摩拜单车,以及与腾讯、和谐汽车成立电动车合资公司等。在共享单车的鼎盛时期,富士康甚至专门开出一条年产量高达560万辆自行车生产线为摩拜服务,这些转变对富士康来说非常罕见。

  但苹果的衰退不期而至,大大缩短了富士康转型的时间窗口。根据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的预测,iPhone今年第一季度的出货量将下调至3600万至3800万部。此外,IDC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中国智能机整体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超10%,IDC中国分析师王希表示,2019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整体环境仍然不算乐观。

  孙燕飙认为,富士康自成立以来就一直负责代工业务,电子产品从PC到智能手机,富士康的客户也随之发生变化,目前苹果销量下滑,但华为已经接棒,“富士康的转型实际上是客户的转移。”

  苹果自救

  iPhone降价,有平台半月销量提升近八成

  在最新财报中,苹果并未公布iPhone的实际销量,并且声称此后也不会再公布具体销量。对此,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分析师吴怡雯告诉记者,估计2018年4季度iPhone的出货量在6600万台左右,同比下降约15%。

  在苹果CEO库克看来,导致iPhone收入下滑的原因有三个,包括美元持续走强,iPhone的补贴变得越来越少以及苹果推出的iPhone电池更换计划,让许多用户以不昂贵的方式更换电池,延长iPhone的使用时间。

  早在今年年初,新款iPhone销售不振已令苹果公司迅速采取行动。1月11日开始,京东、苏宁下调部分iPhone机型价格,相比苹果官网报价,降幅达到千元有余。降价行动的确对销量有所提振,天猫数据显示,自1月13日iPhone在天猫启动降价以来,截至1月29日,半个月来iPhone销量提升了76%。

  2月12日,库克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电台采访时表示,调低iPhone在华售价的效果还有待观察。他认为,iPhone在华销售放缓一定程度上源于人民币的贬值,作为回应,苹果已经把iPhone中国售价降低到了货币贬值前的水平。

  此外,苹果还推出了以旧换新项目。库克认为,“苹果手机本身非常保值,这种以旧换新的方式,能够将旧机以非常好的价格作为抵扣。对于想购买新机的用户来说是一种很好的补贴。另外也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大幅度增加苹果的装机量。”

  IDC近日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当季共出货3.765亿部,同比下降4.9%,连续第五个季度下滑。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在2018年下降了4.1%,全年共出货14亿部,充满挑战的市场状况持续到2019年第一季度。去年第四季度,苹果以18.2%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二,出货量同比下降11.5%。

  而5G时代手机厂商或将迎来洗牌,2019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期间将会有5G手机面世,苹果能否在今年推出5G手机还需要打个问号。此前据外媒报道,苹果手机已确定推迟支持5G网络iPhone的发布时间,从原计划的2019年变成了2020年。主要原因是苹果的基带供应商英特尔在5G基带上的进展太过缓慢,英特尔此前公布的5G基带XMM 8160(采用10nm工艺)被推迟到2020年供货。



关注电子行业精彩资讯,关注华强资讯官方微信,精华内容抢鲜读,还有机会获赠全年杂志

关注方法:添加好友→搜索“华强微电子”→关注

或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资讯排行榜

  • 每日排行
  • 每周排行
  • 每月排行

华强资讯微信号

关注方法:
· 使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 搜索微信号:华强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