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尾、停摆、爆雷?国产替代遮羞布下的“众生相”!

来源:华强电子网 作者:Andy 时间:2021-01-12 18:40

烂尾 停摆 国产替代

       国产替代这把双刃剑,向善还是向恶?

  历经数年的狂热与激进,半导体圈儿的“国产替代”项目增速迅猛。据标普全球市场情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11月,中国半导体公司通过公开募股、定向增发以及出售资产的方式筹集了近380亿美元(约合2500亿元人民币)资金,比2019年全年募资额高出一倍多。

  另根据企业注册跟踪机构汇编的数据显示,2020年有5万多家中国企业注册了与半导体相关的业务,是五年前注册总数的四倍。

image002.jpg

  但这些动辄几十甚至上百亿的投资,却不一定能换来“稳扎稳打”的产品落地。不少项目运营方表面上打着“国产替代”的幌子,实则玩投机、钻政策漏洞,甚至像不少房地产开发商、水泥制造商甚至餐饮类企业这种跨行业经营的现象时有发生,例如甘肃上峰水泥公司这样缺乏造芯经验的企业,就间接性的玩起了半导体投资。

  而这种投机往往带来的大多是不好的结局,一旦问题积累到难以遮掩的地步,“爆雷”就会时常发生。即便国家不久前也抱着对相关烂尾项目进行集中整治和后续追责的态度,针对性的出台了相关政策。但在编者看来,这也不能在短期内有效阻止烂尾项目的诞生。

      毕竟,半导体国产替代这块“饼”,实在太大,太多的围猎者对此“垂涎欲滴”,在激进中投机倒把、在疯狂中乘势捞金,一旦“功成”,立即“身退”。图优势资源、捞政策红利,如今已在圈儿内渐成规模,持续荼毒着半导体产业的投资风气,并持续创伤着国家资源和社会经济。

  1、69亿的广州海芯项目停摆

  即便是拥有重量级人物站台,但广州海芯最终仍难逃停摆的命运。2020年3月,广州南沙的一半导体项目的开工奠基仪式因请来了中国半导体教父张汝京出席而一度备受业内关注。这一项目名为海芯中国区总部及集成电路研发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69亿元。

image004.jpg

  项目信息显示,该项目的注册主体为广东海芯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海芯”)。甚至直至今日,根据出让合同的约定,该地块应于2020年10月2日前交地,2020年11月2日前开工,2022年1月2日前竣工;但甚至直至今日广东海芯“尚未与土发中心签订交地确认书”,“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南沙分局已于2020年12月14日书面通知海芯集成限期接受项目用地”。

  也有半导体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广东海芯停摆正是“由于投资方没钱了”,几个高层大多都离开了广东海芯 。该公司登记的住所“广州市南沙区横沥镇明珠一街1号703房”也被披露现已成为一家名为广州南投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企业的办公场所。而一度被卷入该项目的张汝京也称,自己和广东海芯项目创始人陈永正是旧识,仅是担任公司顾问。至今,这一项目也未传出新的进展,着实可惜。

  2、千亿武汉弘芯烂尾 引出幕后“大链条”

  去年9月,千亿投资量级的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陷入停滞,引发全行业震动。这家号称投资额高达1280亿元,拥有“国内首个能生产7nmASML高端光刻机”,并有半导体行业大佬、台积电前共同营运长、现中芯国际董事会副董事长的蒋尚义坐镇的芯片项目,成立仅不到3年就资金告急,甚至连厂房都没建设完成。至于那个被大肆宣传能生产7nm芯片的光刻机,干脆就没启用,直接全新原封送去了银行换取抵押贷款。

image006.jpg

  原本这家公司被寄予厚望,号称锁定14纳米以及7纳米以下先进逻辑工艺晶圆制造服务,其理念也是“以芯报国,圆梦中华”。按照计划,武汉弘芯的投资进程分为两期,首期14纳米技术已于2019年启动技术研发工作,7纳米技术将于2020年开始研发,目标在2021年3季度开始测试片流片及首次SRAM母盘功能测试,两条生产线的总产能都定在每月3万片。

      而且,由于有蒋尚义坐镇,还买了7纳米的光刻机。所以业内有很多传言,说这是一个军方的项目,还有人说这是华为的项目。直至后来,弘芯被曝出大面积烂尾,拖欠施工分包商工程款。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甚至直接在其官网上公开披露,武汉弘芯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

       而在之后的媒体调查中,更是发现作为武汉弘芯的大股东北京光量蓝图,其出资金额为零。多家媒体探访其在北京的注册地址,均无法找到这家公司。但弘芯只是冰山一角,作为光量蓝图发起人之一、武汉弘芯董事兼控股人的曹山,仍未消停。

  3、同样的弘芯“姿势”,跑出“漫天芯”

  武汉弘芯原控股人曹山,其实在2018年11月,私下又成立了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下称“珠海逸芯”),持股比例93%,任董事长。一个月后,逸芯入股成立云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

  而在成立逸芯2个月后的2019年1月,逸芯又同时入股成立天芯硅片制造(湖北)有限公司(目前已注销),并来到济南联合济南国资委旗下的两家子公司——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济南集芯产业发展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同成立了注册资本59.5亿元的济南泉芯,珠海逸芯占股80%。

image008.jpg

  据称,济南泉芯总投资598亿元,计划建设12英寸12nm/7nm工艺节点的晶圆制造线。项目于2019年第一季度悄悄开工建设,工地位于济南临空经济区,用地面积39公顷。总投资额为590亿人民币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投资230亿,建设月产能7000片的12英寸12nm 生产线;二期投资260亿元,扩增月产能23000万片12纳米逻辑芯片;第三期投资100亿元,增加1万片的7nm产能。而且,该公司还挖来了台积电前主管级技术人员的加盟,一度引得台积电的关注。

  而在股权结构上,曹山控制的逸芯集成目前持有济南泉芯41.18%的股权。另根据工商资料显示,济南泉芯虽然注册资本高达59.5亿元,但是实缴资本却只有5.1亿元。而这5.1亿的注册资金都是由济南国资委旗下的两家子公司出资,曹山控制的逸芯则一分未出。2019年5月与8月,曹山又以相同的手法相继创立海佑集成电路(山东)有限公司与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济南)有限公司,并担任法人。

  2020年9月21日,曹山旗下的泉能公司更曝出在其主要的四位高管与“香港四大天王”几乎同名。而且从泉能研究院的股权结构来看,其为海佑集成电路(山东)有限公司(曹山独资)和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合资公司(济南国资委旗下),双方分别持股51%和49%,实缴资本4900万元又全部是国资委的钱。可能时机成熟之后,必将又是一串“连环雷”的诞生。

  4、德科码的CIS“幻梦”

  2019年11月5日,因销声匿迹过久,南京德科码被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正式公布为失信被执行人。而其所占地17万平方米、号称投资30亿美元的晶圆厂项目,也沦为了欠薪、欠款、欠税的“三欠公司”。

  当时,其已经封顶的生产楼、建设中的辅助楼均已停工,德科码彻底人去楼空,沦为了烂尾项目。2019年6月至今,员工、供应商、工程商陆续向法院起诉德科码,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已经对德科码下达了接近20份执行文件。成立于2015年底的德科码,以这种最糟糕的方式画上了句号,成为近年来首个被中途放弃的晶圆厂。

image010.gif

  德科码爆雷之后,也让与其息息相关的创始人李睿为受到关注。据悉,李睿为曾三年内于南京、淮安、宁波三市分别落地半导体项目,但“所过之处皆烂尾”,即三大项目均以失败告终,并拖欠员工近千万工资:

  1、淮安德科码项目:占地总面积350亩,总投资150亿元。以图像传感器自主设计、制造为主,是整合半导体制造的IDM企业,号称建设8寸、12寸厂。

  2、南京德科码项目:号称与以色列towrjazz合资,占地17万平方米、投资30亿美元的晶圆厂项目。围绕图像传感器等,称建设8寸晶圆厂。

  3、承兴(宁波)半导体:投资额687.59万美元,在奉化设立项目设计中心,主要从感应芯片、图像传感芯片等方面的研究。

  根据天眼查显示,早在2019年7月李睿为就通过香港Tacoma所持有德科码的43.62%股份全部质押给德科码大股东南京晶芯集成电路产业投资中心(南京晶芯)。而留下的这“一地鸡毛”,如何妥善处理也仍未可知。

  5、德淮46亿追梦三星 最终“停摆”

  曾立志要做中国第一、世界第二,追梦成为三星那样的半导体大厂的企业,最后却沦为连工资都在拖欠,官网停止维护,停工50余日且仍无复工迹象的搁浅状态。

  德淮半导体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19日,是一家专注于CMOS影像传感器的半导体公司。德淮半导体项目总投资450亿元,其中,一期投资120亿元,占地257亩,计划建设年产24万片12英寸CIS晶圆厂。但目前,德淮实际完成的投资额仅46亿元,且其中真正用于购买设备、建设产线的资金寥寥无几,据测算德淮至少还需要30亿资金购买设备才能进入“产线运转”阶段。

image012.gif

  但“产线运转”已遥遥无期,几乎独立支撑了46亿资金的地方政府,已拒绝再为德淮支付任何资金。德淮半导整个项目在淮安政府2020年工作报告中已被除名,而且被踢出江苏省2020年重大项目名单。基本上属于放弃治疗,任由自生自灭的节奏。

  而这一切,都归于这家公司自身对于资金管控的不到位以及挥霍无度的滥用。其中,不仅包括各类高出行业正常标准的基建项目价格、盲目的团队扩张以及虚高的薪水,更令人震惊的是内部挥霍无度的“公关费用”和日常消费。但这一切,换来的却是廉价而落后的二手设备与相关技术资源,以及内部外部的大量欠款,这自然也让德淮产线的正式运转希望渺茫。

  6、长沙创芯4亿元产业园项目告吹 转手比亚迪

  创芯成立2010年8月,注册资本3100万美元,曾是湖南首家开放式集成电路生产工厂,设计月产能是3.5万片6英寸晶圆,曾在2016年就被列入了河北省重大项目。但同年,该公司也逐步出现各种经营问题,比如拖欠300多位员工工资长达一年之久(保守估计700万),并已处于停产状态,公司员工均已放假。后来在2016年11月,被中创环球2.35亿港元收购。

  到了2020年2月13日,湖南省长沙县人民法院对长沙创芯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芯公司)土地使用权、地上建筑物及设施设备在淘宝网整体拍卖,长沙比亚迪半导体有限公司竞得长沙创芯集成电路有限公司的拍卖土地,成交价3.96亿元,被用于比亚迪推进的50万片晶圆产能投资项目。

  7、坤同400亿“梦碎”半导体

  去年,陕西坤同半导体“400亿元”大项目终结引发业界广泛关注。而后留下的是拖欠300余员工2000万薪水、100余硕士面临失业、政府投资打水漂血本无归、项目方零投资等众多问题。

  这家2018年7月成立的半导体公司落户沣西新城,项目计划总投资400亿元,意向总占地2000亩,被当地政府寄予厚望。项目建成后年产值不低于人民币260亿元,可带动柔性半导体产业链产值超180亿元,直接吸收就业人员超5000人。立项之初,项目核心是产能规模为30K片/月大片基板的第六代全柔性AMOLED示范量产线,基板尺寸为1500mm×1850mm,产品以中小尺寸柔性AMOLED显示屏模组为主。

image014.jpg

  但如今,这家公司却“一地鸡毛”,不仅于2019年12月26日拖欠全员工300多员工薪水,预计总额上千万元左右,且因为疫情原因也迟迟复不了工。据悉,坤同的3家股东中,北京坤同科技为董事长李肖燕所有,GSF Global来历不明,而沣西发展集团则代表政府出资。

  且迄今为止,除政府以实缴资本出资之外,另外两家股东出资额均为零。从项目落地到现在解散,花的所有的钱都是地方政府的,似乎也带着一些骗补的嫌疑。虽然陕西坤同半导体董事长李肖燕后来也对外回应称:“不管有多少困难都会做下去。”但现实都已经这样了,真的还做得下去吗?

  小结:

  诚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政策优惠的地方自然也会有投机倒把。而当前半导体投资圈的局面,也从侧面印证了“国产替代”浮华之下行业固有的无序和野蛮。资金的挥霍无度、资源的无端浪费以及项目的复盘重建,长期下去,对于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都将会是极大的荼毒,国产替代将越走越乱。

  大道理谁都懂,但眼下的情况是,随着各地半导体量产项目的大兴土木,这种现象仍然会持续不断的在未来出现,屡禁不止。一味的“投钱”自然能买来心里“安慰”,却不能换来实际的增益。因此,业内对于项目、对于投资也应当有更多的理性思考,而非被部分投机人士所鼓动,缺乏了专业、冷静且全局性的分析和判断。若是整个行业都因贪图眼前利益而失了智,当今“内忧外患”双重压力之下,国产半导体纵使有万亿储备资产,仍难避开往年之“惊天变局”,走入“无序替代”的“死胡同”。


资讯排行榜

  • 每日排行
  • 每周排行
  • 每月排行

华强资讯微信号

关注方法:
· 使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 搜索微信号:华强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