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车企代表聚焦“缺芯”难题:汽车芯片国产化还远吗?

来源:新京报 网络整理 作者: 时间:2021-03-05 09:57

两会车企 缺芯 汽车芯片

芯片“卡脖子”难题的看法和解决之策。从去年四季度开始蔓延的全球汽车芯片荒,即便是到今日仍没有潮退的迹象。全球汽车芯片供应紧张问题持续发酵。

由于汽车芯片供应短缺,全球多家车企调整了生产节奏,削减产量。美国伯恩斯坦研究公司预测称,由于2021年全球范围内汽车芯片短缺,预计今年将造成多达450万辆汽车产量的减少,相当于全球汽车产量的近5%。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汽车芯片短缺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而车企对于汽车芯片的短缺问题应对相对被动。”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电动化、智能化的加速推进,国内汽车芯片产业亟需“破冰”,加速芯片国产化解决“卡脖子”问题。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随着国内企业逐步加大芯片生产,相信汽车芯片短缺在目前没有造成行业太大缺货影响,未来的影响也会逐步化解。

G6.jpg

车企代表建言,推动汽车芯片国产化

汽车行业的“缺芯”问题还在蔓延。据IHS预测,到今年3月汽车芯片供应将陷入最短缺的时刻,供求差距将最为悬殊。咨询公司AlixPartners则预测全新汽车芯片短缺可以能使汽车企业今年损失610亿美元的营收。从国内汽车市场来看,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计,今年上半年汽车芯片短缺情况会持续存在,至少要到第三季度或第四季度才能得到缓解。

面对这样严峻的行业环境,近日,一众车企高管代表纷纷提出针对汽车芯片相关的建议,旨在强化中国汽车产业的:“强芯”战略。

全国人大代表、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提出《通过强化产业生态融合,以突破车载芯片“卡脖子”技术》的议案。他建议制定国产车载芯片技术路线发展纲要,明确车载芯片国产化率发展目标,加大芯片产业链建设,同时在标准、规范、人才、技术等层面给予相关企业支持。他还建议,强化产业生态融合。在产业链生态上给与政策鼓励以及资金支持,推动芯片生态与部件生态、整车生态融合发展。

在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看来,实现车规级芯片企业从外部到内部的动力转换,第一步是由主机厂和系统供应商共同推动,帮助芯片企业首先解决技术门槛较低的车规级芯片国产化问题;第二步主要由芯片供应商推动,形成芯片供应商内生动力机制,解决技术门槛高的车规级芯片国产化问题。因此陈虹在议案中建议制定车规级芯片“两步走”的顶层设计路线。

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则在议案中提到,中国汽车要强化应先“强芯”,要集中人力、财务、物力解决芯片问题,目前国内对芯片产业投资相对保守。对此他建议,应引导平台企业等相关社会资本流转投入芯片及关键汽车电子零部件等需要长期投入的国家战略科技领域;应在国家层面加大对汽车电子产业链的精准扶持,制定并落实相关的专项激励措施。

此外,全国人大代表、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也在议案中提到了关于汽车芯片的相关建议。他从鼓励机制入手,建议设立汽车产业芯片及生产设备国产化重大专项,设立芯片薄弱环节的重大科技专项,强化激励政策鼓励企业加大投入,支持芯片设计和制造企业,弥补芯片领域空白。

实际上,目前国内车企还未遭遇国际车企因芯片带来的减产风波,但从车企代表们对汽车芯片的建议可以发现,芯片短缺已经引发业内担忧,他们寄希望于国家的大力扶持,从政策推动汽车芯片的国产化的同时,也希望企业能够主动运用国产芯片,解决供需失衡问题,解决芯片危机。


资讯排行榜

  • 每日排行
  • 每周排行
  • 每月排行

华强资讯微信号

关注方法:
· 使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 搜索微信号:华强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