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车供应链遭“大冲击”!零部件厂“疫情性”亏损何时休?

来源:华强电子网 作者:Andy 时间:2020-02-24 17:25

供应链 零部件 亏损

       疫情的持续影响,让国内整车零部件的供货不足问题越来越严重,这种供货不足甚至断供而引发的产业链“蝴蝶效应”正波及全球。据2月13日,中汽协会重点企业集团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78.3万辆和194.1万辆;环比分别下降33.5%和27.0%;同比分别下降24.6%和18.0%,降幅十分明显。而在2月第一周,全国乘用车的零售也几乎处于停滞状态,据乘联会数据,2月第一周(2月1日~2月9日)全国日均零售811台,同比下降了96%;第二周(2月10日-2月16日)的情况较第一周有所好转,日均零售量为4098台,但同比仍下降了89%。

image002.jpg

  全球范围内,更多世界级汽车品牌也多因中国的零部件供货不足或中断,陆续关闭多处的整车制造工厂。毕竟,如今全球汽车品牌对于中国零部件的供给依赖可谓越来越强,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2019年在中国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出口额超过600亿美元,其中外资企业在华子公司对外出口占40%,且全球80%以上的汽车零部件和中国制造相关。而此次疫情重灾区的湖北,也正是中国汽车零部件的重要生产基地之一,疫情冲击下,大量零部件工厂的停摆加之复工的遥遥无期,顿时让全球多家零部件大厂倍感压力。

  1、安波福

  由于很多汽车终端企业对汽车销量预期的持续下修,如今整车厂对零部件的采购也愈发谨慎,这自然对安波福这样的全球汽车零部件大厂的业绩造成较大影响。2月18日,安波福公开表示,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如今已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减少1.5亿至2亿美元,营业利润减少6000万至8000万美元。此前,安波福在其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预测,生产将推迟至2月9日,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将分别受到5000万和2000万美元的影响,本次的更新也说明了安波福对事态严重性评估的进一步加深。

image004.jpg

  而在SEC备案文件中,安波福还承认,由于现在预测客户的工厂何时能够全面复工仍存在困难,同时存在客户需求降低以及额外的供应链中断可能会其他地区的汽车生产造成不利影响的潜在风险,公司的未来表现仍然具有不确定性。随着疫情所造成的连锁效应持续发酵,后续安波福的损失可能还会进一步扩大,持续冲击整个2020年的销量和业绩。整体看来,营运压力并不比2019年小。

  2、京信和裕罗

  线束作为汽车系统中的关键零部件之一,因本次疫情影响,多家主要供应商的中国工厂延期开工,导致供给不足,这也让不少整车企业也陆续关闭了部分产线,尤其是韩国车厂。据韩国汽车制造商协会的数据,2018年韩国汽车制造商从中国进口了价值12亿美元的汽车零件,其中线束占了绝大部分。一般来说,线束库存保持在较低水平——线束的配线结构会根据车辆的型号和内饰而变化,从而难以管理大量库存。

  京信和裕罗作为韩国现代汽车的主要线束供应商,此次则因山东工厂的延期开工,对韩国现代汽车线束的供应中断,这也倒逼现代几乎放空了一半的汽车产能。而目前,为了加紧赶单,这两家供应商京信和裕罗正努力提高在韩国和东南亚的工厂产量,以弥补来自中国的供应中断。但目前,可以看到的是,韩国的疫情正愈发严重,这无疑将再度打乱这两家线束大厂的规划,后续的影响可能不可估量。

  3、博世

  作为全球汽车零部件领域颇具影响力的厂商,博世同样对于中国市场十分依赖。2019年,博世亚太地区的销售额达到225亿欧元,其中100多亿欧元来自中国市场,而且博世在本次疫情重灾区的武汉也拥有两家相关公司。

  典型比如武汉博世华域转向系统公司,截至2019年底,博世华域客户主要涵盖了大众、通用、奔驰、本田等逾40家整车厂,部分产品出口至9个国家和地区。而在疫情爆发初期,博世集团首席执行官Volkmar Denner就曾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或将影响其全球供应链,我们需要等待事态的发展。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汽车供应链将会中断。”这也将对博世汽车零部件业务乃至大量的博世客户的业绩表现造成持续性的影响。

  4、汇大湖州

  同样,作为国内汽车零部件销往世界级汽车品牌的代表企业之一,汇大湖州也受疫情影响停工而导致了订单无法交付问题,这也使得其成为近段时间汽车供应链圈内皆知的代表性事件。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受疫情影响,汇大湖州因无法按时履行此前签订的“每周向法国标致集团非洲工厂交付10000套转向机壳体”的合同,除了需要承担约240万元的合同损失外,还要被追偿因导致客户生产线停产两周而造成的约3000万元等多重损失。比如,法国标致集团非洲工厂系汇大湖州转向机壳体的客户之一。

  为了帮助企业弥补损失,湖州贸促会在其官网上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如何申请中国贸促会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称,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影响,导致无法如期履行或不能履行国际贸易合同的,企业可向该会申请办理不可抗力相关的事实性证明。而汇大湖州则于2月1日就在中国贸促会线上认证平台申请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并提供相应材料,经网上提交、网上审核环节,该企业于2月2日收到证明。但补助仍然是难以弥补汇大湖州已经受到的创伤,其后续的营运和发展仍然存在较大的风险。

  5、伟巴斯特

  此次疫情当中,伟巴斯特的经历可谓颇为“惊魂”。该公司最初曾因1月21日在德国组织了一次培训,一名感染了新冠肺炎的伟巴斯特中国员工参与其中,数天之内,这家企业被感染的员工数量增至10名(2名中国人和8名德国人),为防止“人传人”扩散,伟巴斯已于1月29日-2月11日暂时关闭德国总部办公室。

image006.jpg

  事实上,伟巴斯特在中国市场有11个工厂,目前上海、长春和沈阳的办事处和工厂已经于2月10日复工,其它城市将按照当地政府的通知陆续复工。而在此次疫情中,武汉工厂无疑受到的影响是最大,据悉该工厂也是伟巴斯特在全球范围内最大的一个工厂。其主要业务为生产汽车天窗、电加热器及充电解决方案产品。其中,汽车天窗年产能达200万套,高压电加热器年产能120万套,充电桩60万套。鉴于武汉工厂复工时间存在不确定性,与伟巴斯特合作配套的整车制造商比如奥迪和宝马这类可能都将因此受到持续性的影响。

  小结:

  总之,疫情的肆虐对整车供应链带来的损失已经成为事实。而从数据层面上来看,据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对212家零部件企业进行的调查显示,受疫情影响,零部件企业营业收入损失最高的达到20亿元人民币,营收损失在2000万元到5000万元的企业占比为16%。

  湖北省作为疫情中心,同时也是中国汽车制造业重省,颇具规模的企业多达1482家,其中不乏博世 、采埃孚、法雷奥、安波福、伟巴斯特、伟世通、佛吉亚等零部件巨头。依托武汉“九省通衢”的地理优势,正常时期,每天会有大量的零部件从这里运往全国各地,乃至海外,最后用到各个整车厂的生产线上。基于这样的规模,全省仅车企停工一天,造成的损失就无法估量。但可以看到的是,目前湖北省内的疫情形势仍颇为严峻,因此越来越多的整车供应链企业在重要生产基地难以及时复工的情况下,如何去弥补如今已造成的和后续的持续性损失,也成为目前全球汽车供应链亟需共同应对的关键难题。



本文为华强电子网原创,版权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

关注电子行业精彩资讯,关注华强资讯官方微信,精华内容抢鲜读,还有机会获赠全年杂志

关注方法:添加好友→搜索“华强微电子”→关注

或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资讯排行榜

  • 每日排行
  • 每周排行
  • 每月排行

华强资讯微信号

关注方法:
· 使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 搜索微信号:华强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