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如此热衷AR 难道它比VR离市场更近?

来源:中国电子报 作者: 时间:2016-08-11 09:11

巨头 ar VR

  就在VR(Virtual Reality)游戏“缺质少量”之际,一款名叫《Pokémon GO》的AR(Augmented Reality)游戏正以星火燎原之势火遍欧美市场。根据应用市场研究公司App Annie的报告,目前这款游戏的装机量已超过1亿次。而且就在《Pokémon GO》发布3周后,该款游戏的iOS和Android版的日收入就超过1000万美元。《Pokémon GO》的兴起是否意味着AR比VR离市场普及更近一些?

  超级IP成就AR手游

  据了解,《Pokémon GO》是由任天堂、Pokémon公司和谷歌的Niantic Labs公司联合制作开发的现实增强(AR)宠物养成对战类RPG(Role-playing game)手游。玩家可以在该款游戏当中寻找、捕获、进化和训练自己的小精灵,并和其他玩家进行对战。

  今年7月,《Pokémon GO》一经推出就风靡全球。据悉,《Pokémon GO》上线仅4个半小时便已经成为美国下载量最高的免费应用,这创造了游戏类应用下载最快的纪录。同时,苹果宣布《Pokémon GO》已创造App Store首周下载量历史记录。该游戏上线仅两周就获得3000万次全球下载量和3500万美元收入……

  《Pokémon GO》为何受玩家热捧?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Pokémon GO》就是一款超级IP的宠物养成手游,该款游戏的魅力不来自AR的部分,而是源于其本身简单的游戏操作和丰富的收藏要素,推出20年来,《Pokémon》的核心玩法一直没有变,就是找宠物、对战、抓取和培养,而《Pokémon GO》依然延续了这个核心玩法。

  所以,《Pokémon GO》只是一款非常基础的AR手游,主要用手机的摄像头、GPS和陀螺仪将精灵们固定在某个位置,影创科技COO胡金鑫认为,这些位置与现实世界的联系非常地弱,因为精灵们经常漂浮在空中或者完全与世界无关。而增强现实技术能做的远远不止于此,它可以把小精灵藏在桌子下面或者大树背后,玩家不仅可以走近小精灵,还可以用手摸摸它们。

  但《Pokémon GO》仍然不失为一款“爆款”AR手游。胡金鑫指出,《Pokémon GO》已经将AR行业带动起来,特别是股票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们的行动很好地反应了这个趋势。东方证券VR/AR首席分析师胡誉镜认为,AR这股风将被《Pokémon GO》吹起来,目前国内已经有两三家AR公司发布终端产品,Magic Leap的也已经宣布量产,同时英特尔也要做AR产品,下半年AR终端产品将会铺天盖地地推出。

  硬需求让AR更有前景

  其实,专注于AR的微软一直想通过类似《Pokémon GO》的产品来提升人们对于AR的认知度,引爆AR市场。微软(亚洲)研究院资深研发总监许振斌透露,微软早在2012年的时候就想以智能手机为载体做一款杀手级的AR应用,但是一直没有找到突破性的应用。

  可见,国际科技巨头很早就开始着手AR市场。微软去年年初就发布HoloLens。谷歌更早,在2012年的时候就推出了Google Project Glass。近日又有消息传出,英特尔对于AR的兴趣同样浓厚,将在2016年英特尔开发者论坛上发布Emote EyeSight。获得谷歌和阿里巴巴等投资的Magic leap公司也宣布自家的AR头盔已经量产了。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最近指出,苹果非常看好AR的长远发展,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投资。据了解,去年苹果就以3200万美元的价格将德国增强现实技术公司Metaio收入囊中,这项收购让苹果吞没了171项与AR相关的全球专利。

  为何这些科技巨头如此热衷AR?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博士曹煊认为,虚拟现实带来了强烈的沉浸感但也隔断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虽然人与人可以在虚拟世界中产生交互,但其交互手段有限,且交互的真实性和自然性都大打折扣。纵观历史,任何一个得以大面积普及的技术,其关键都在于密切的联系(Dense Communication)。从早期的互联网到智能手机以及当前的移动互联网,得以迅猛发展都离不开大量人群之间的通信。如果失去了人与人之间的通信也就失去成为大平台的基础。虚拟现实的隔断性注定了VR不会成为下一个智能手机。而AR弥补了VR的这一重大缺陷,能同时具备视觉信息增强和人人通信这两大特点。AR比VR有更高的几率成为智能手机在未来的新形态。

  胡誉镜指出,VR是下一代娱乐终端,AR是下一代移动计算平台。特别是AR,如果和人工智能相结合,完全有可能替代现在的手机。而且从全球AR/VR产业市值来看,根据Digi-Capital的统计显示,到2020年,AR/VR市场收入将达到1500亿美元,其中AR的收入将达1200亿美元;VR的收入将达300亿美元。很明显,AR比VR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

  AR终端比VR更快普及?

  但这不意味着AR能比VR更快地市场普及。从硬件技术上看,AR和VR终端存在很多共性的挑战;从价格上看,VR终端的廉价优势十分明显,而AR终端则显得十分昂贵;而且更为值得关注的是,VR终端对于供应链厂商来说是利润“抹油”,而AR终端会在市场中“动刀”,所以VR终端可能会有一定的市场突破,而AR终端有可能在消费级市场中推迟发展。

  从目前来看,不管是VR终端,还是AR终端,都有各自的技术瓶颈,而且有些关卡是一时无法逾越的。采用目前光学解决方案的VR/AR终端都过重,其电池的续航时间有限,阻碍了用户长时间佩戴这些终端的可能性。同时,现在移动芯片处理能力支撑不起具有一定体验感的VR/AR终端的长时间高速运行,例如高通820芯片还无法很好解决过热现象。曹煊认为,AR眼镜还在技术突破中,目前AR眼镜的视场角过小、佩戴过重、实时定位不准,市面上还没有一款令人满意的AR眼镜。

  和AR终端一样,VR终端特别是移动VR终端也很不成熟,但是匹配手机使用的VR眼镜凭借低价优势在市场中已经出现一波小高潮了。深圳小宅科技有限公司CMO梁璐琦曾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现在小宅VR眼镜的月流水能达到1000万元,利润比行业内高出一两倍。

  南京艺术学院传媒学院教师严宝平认为,从显示角度来看,移动VR终端根本不可能有很好的显示效果,但是卖得很火,是因为它找到了用户的需求,用户花几十元、几百元购买移动VR终端,就是为了体验一些小视频。但是AR终端价格太高,像微软的HoloLens售价3000美元,只能用于企业级市场。许振斌指出,真正沉浸式的AR终端市场普及需要一段时间,目前AR终端价格还没有下降到消费级市场可以接受的程度。

  而且即使AR终端价格能够下降到消费市场能够接受的程度,也不一定能够顺利在消费级市场中大量普及。VR终端对于产业链上游整体升级起着牵引作用,有利于提升它们的利润空间,不管是显示屏厂商还是芯片厂商都积极推出各自的VR终端解决方案。但是AR终端,例如HoloLens构造的场景对于康宁和三星等并不利,因为像HoloLens的AR终端普及减少了用户对于玻璃和屏幕的需求。

  严宝平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VR终端没有动谁的奶酪,反而是给他们的蛋糕抹油。例如三星积极布局VR终端,推出Gear VR。但是AR终端的普及可能会对三星动刀,到那个时候三星联合相关厂商阻止AR终端的发展进程。就像现在的电动汽车一样,不是因为电动汽车的技术不成熟,而是因为能源企业在阻碍电动汽车的普及。但是严宝平认为:“AR的历史车轮谁都挡不住,但是有些企业可以用石子绊住,牵住一会儿。”

  亮风台董事长兼CEO廖春元也指出,任何先进技术的产生并不会因为某一两家企业的阻碍而停滞。假如停滞,在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市场成熟度不够所导致。一旦市场成熟,必然无法阻挡。就像原来的手机市场老大诺基亚无法阻挡智能手机普及一样。



关注电子行业精彩资讯,关注华强资讯官方微信,精华内容抢鲜读,还有机会获赠全年杂志

关注方法:添加好友→搜索“华强微电子”→关注

或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资讯排行榜

  • 每日排行
  • 每周排行
  • 每月排行

华强资讯微信号

关注方法:
· 使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 搜索微信号:华强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