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标准初露端倪 产业链尚存在隐忧

来源:IT时报 作者:—— 时间:2010-06-28 10:38

标准 4G 产业链

  迈向4G

  2010年10月,北京,全球瞩目的4G标准将在中国北京问世。什么是4G?也就是3G之后的第四代通信技术,利用4G上网,理论下载速度可以达到100MB/秒,下载一部4G多的全高清电影只要40几秒。

  如果你仍觉得上面的“天方夜谭”离自己太远的话,那么只要走入上海世博园,由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架设的LTE无线网络,已经环绕在你的周围,虽然它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LTE (Long-Term Evolution)可以被看成“准4G”网络,严格来说它是3.9G,咨询机构Juniper Research认为,到2014年,至少有1亿人使用LTE移动宽带,在未来数年中,上海很可能成为中国最早LTE和4G商用的城市之一,中国的4G蓝图也正悄然铺开。

  IT时报记者 王昕

  4G背后的“国家利益”

  2003年11~12月间,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相继发布公告称,从2004年6月1日起,对无线局域网产品实施强制性认证,此类产品必须采用WAPI标准。上述公告遭到了国际上、特别是美国的强烈抵触。为此,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赴美谈判,并最终放弃了“强制实施WAPI标准”的计划。

  国家无线电频谱管理研究所高级顾问何廷润认为,从当年WiFi与WAPI的争端中不难看出,无线局域网标准之争尚且如此兴师动众,4G移动通信的市场前景显然更加宽广。由此可见,4G标准对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这是一个需要上升到国家经济利益和产业地位的关键话题。

  4G标准初露端倪

  2010年5月17日,国际电信联盟副秘书长赵厚麟曾在上海表示,目前参与4G标准角逐的有6份方案,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TD-LTE-Advanced胜算最大,甚至概率高于70%。而答案就将在10月的北京揭晓。

  从目前形势判断,何廷润认为,TD-LTE-Advanced已不再甘于充当融合标准参与者,其扮演的应该是有力竞争者的角色。“TD-LTE与TD-SCDMA有很大不同,研发上TD-LTE已经基本与欧美主导的FDD-LTE齐步,过去老外觉得中国人干不成,但现在中国在TD-LTE标准上已经形成了技术高地,而中国也将凭借TD-LTE成为无线通信业界的顶级潮流分子。”何廷润说。

  据业内人士分析,其实4G标准竞争形势较为明朗。大的分支可以分成WiMAX 802.16m和LTE-Advanced两大体系,而LTE-Advanced下又细分成TD-LTE-Advanced和FDD-LTE-Advanced两条分支,最终4G标准出炉可能就是采用上述框架。就国内形势来看,国家目前对WiMAX“甚至一条缝都没开”,虽然WiMAX联盟多次将大会放在中国召开,试图联络感情,但LTE显然将成为我国向4G发展的主流或者唯一通道。

  在全球,移动提供商联盟(GSA)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已有31个国家的64个运营商认可了LTE技术。今年底将有超过22 个LTE网络开始运营,到2012年将有39个LTE商用网络,这其中很有可能将有中国运营商的身影。

  “三驾马车”驶向何方?

  在3G竞争时代,电信、移动和联通三大运营商齐头并进,它们分别采用三种不同制式的3G标准CDMA2000、TD-SCDMA 和 WC DMA,虽然TD-SCDMA是由中国提出的3G标准,但从全球范围来看,显然欧美标准的势力要大得多。放眼3.9G时代,中国三家运营商已经基本确定向LTE演进,其中移动的目标是TD-LTE,而电信和联通则指向FDD-LTE,不同标准之间的竞争恐将继续存在于4G时代。

  何廷润强调,在未来的4G时代,形势已经大为变化,因为3.9G的TD-LTE与3G的TD-SCDMA相比,已经向前又迈进了一大步,TD-LTE标准成熟,享有更好的自主权和话语权,是我国通信业在国际上发声的大好时机。

  何廷润认为如果在3.9G时代,放任中国电信、移动和联通,分别按照目前的技术标准和产业态势演进,那么中国通信业界将因此“很受伤”,行业利益乃至国家利益都将受损,毕竟FDD-LTE技术核心是人家的,不同的标准代表不同的利益,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在3.9G时代国家指导政策应该更加明确。从目前TD-SCDMA自主3G标准的发展情况来看,移动一家推动的作用有限,效果不尽如人意,所以未来应当想方设法合多家运营商之力,集中优势资源发展我国自有的TD-LTE标准,甚至不排除再次电信重组的可能性。

  同时,何廷润也承认FDD-LTE在国内存在的合理性,“想让任何一个标准独树一帜,单靠强力推进显然不行,TD-LTE和FDD-LTE各有优点,互补发展对各自都有好处。”

  何廷润提醒,相对三家运营商的演进路线,中国电信的网络基础设施改造成本是最高的,从Rev.A、Rev.B到LTE,国外运营商的成功经验对中国电信帮助很大,但同时也制约了电信CDMA网络向LTE演进的速度。何廷润甚至大胆谏言,中国电信目前大部分网络已升级至Rev.A,是否可以考虑“一步到位”,跳过Rev.B,直接从Rev.A“跳跃”发展至LTE,当然,乐观估计4G露头至少要6年时间,技术和市场都存在相当风险。

  产业链尚存隐忧

  “就好比法拉利跑车,得在高速公路上才能尽情驰骋。”何廷润说,想让LTE成为“上行50M,下行100M”的超高速移动宽带,没有频谱的支持可不行,而这也是目前最欠缺的。“525M频率已经给了2G,能留给LTE的已经不多,这就需要我国展开频谱分配技术的变革,引入动态频率,更科学地划分频谱资源。”

  这一说法得到了电信运营商的广泛支持,上海电信副总经理马明呼吁,监管部门应该尽早明确LTE的技术标准和频谱划分。中国联通技术部标准处顾旻霞也曾委婉指出,由于缺乏相应的频段支持,中国联通一直难以进行室外环境下较大规模的LTE测试。而中国移动副总裁鲁向东也曾表示,将申请2570——2620M来进行LTE网络的室外覆盖。

  除了频率分配,何廷润还指出国内通信产业链整体实力有待提升。他坦言,自己对TD-LTE标准本身很有信心,但对中国的产业链配套环节却颇为担心,如TD-LTE芯片的设计、研发和生产等环节上国内企业的实力都不算强。虽然高通、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等国际通信巨头纷纷表示对TD-LTE标准的支持,但如果TD-LTE能带动国内整个产业链腾飞就更好了。

  TIPS

  4G手机大不同

  在当下的3G时代,电信、联通、移动三家的手机芯片各不相同,手机型号也不能互通,而在4G时代各种制式手机的融合将变得非常有趣。

  目前,中国移动一直致力于实现TD-LTE和FDD-LTE的融合,比如同一块芯片,既支持TD-LTE,又支持FDD-LTE,只需要更换软件,就可以进行自由切换。用户只需要购买一部手机,未来就能在各种不同4G网络间自由切换。

  一种名为“终端异构技术”的引入将改变我们的手机通信方式。例如用电信手机拨通某移动用户,现在的路径是,信号经由“电信基站——地下的电信有线网络——移动有线网络——移动基站”,最终传送到移动用户的手机上。而未来,我们拿起电信手机,发出信号就能直接接入移动基站,并更高效地抵达移动用户那里。随时随地接入任何无线网络,是“十二五”期间要实现的目标。

资讯排行榜

  • 每日排行
  • 每周排行
  • 每月排行

华强资讯微信号

关注方法:
· 使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 搜索微信号:华强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