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立信结盟大唐布局4G:内部人士担心潜在风险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 时间:2010-05-05 09:37

4G

        全球最大的无线网络设备提供商爱立信与大唐电信的合作,可能会使爱立信在未来数年内进入一种安全的发展状态,但这种安稳似乎又包含着潜在的风险。

  4月21日,爱立信宣布,与大唐电信科技产业控股有限公司 (下称“大唐”)签署谅解备忘录,共同开发包括TD-SCDMA和TD-LTE在内的先进的TDD解决方案。这样,爱立信将把大唐TD-SCDMA无线接入系统设备集成到其自身的3G移动通信整体解决方案中。

  与大唐的此次合作,有助于爱立信在中移动的设备招标中获得新合同,为今后在以中国为引擎的移动通信市场获得更多的订单开路。

  不过,爱立信内部人士担心,合作的同时也可能带来一些麻烦。

  布局4G

  爱立信希望通过与大唐的合作在中移动的未来的3G升级和4G设备招标中获得新的合同,为今后在中国市场获得更多的订单开路。而大唐迫切需要一个具有很强组网经验的世界级合作伙伴将其所研发的中国下一代的3G标准推向全球市场。二者各取所需。

  合作宣布后的第二天,一些爱立信的区域经理就表示担心,“如果与大唐合作,在爱立信没有TD布局的地方,不但不会增加爱立信在中移动的份额,反而会丢失市场。”

  他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中移动一期招标的三个超大型城市TD-SCDMA网基站中,大唐拿下了上海和广州,而在后来的设备替换中,上海被华为全部替换,广州则被中兴替换了2/3。大唐的份额逐渐缩小。

  这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大唐目前的实际状况——在 “中移动进行LTE(长期演进,LongTermEvolution的缩写),需要对向LTE演进的设备进行替换的时候,大唐没有能力与市场化的竞争对手抗衡。”

  LTE,是3G技术向4G演进的过程。包括两大阵营,欧洲的WCDMA标准的演进方向FDD(频分双工模式);和中国TD-SCDMA标准的演进方向TD-LTE,也称LTE-TDD(时分双工模式)。TDD与FDD的融合性产品平台已经得到了中移动等全球主流设备厂商的认可。并计划进行正式商用。

  2009年,爱立信以2.42亿美元收购北电网络正是看重北电在CD-MA向LTE技术演进中的价值。在中国,爱立信整合了北电的研发能力。

  如果到了4G的LTE时代,爱立信与大唐合作顺利,将在中移动获得约30%左右的份额。保证爱立信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并在全球市场领先于竞争对手。

  对于大唐和爱立信来说,一个是TDD的推动者,一个是FDD的领导者。LED是他们共同的未来,但不足以解释,在“TD式微”的气氛下,两家公司走到一起的原因。

  由于WSCDMA上的长期投入和对TD这个中国推出的标准的观望,爱立信直到中移动第三期设备招标时才仓促上阵。目前,只有黑龙江。山东、辽宁、甘肃、江苏、广东、重庆等七个地区有TD基站。

  但即便如此,被称为TD三剑客之一的李进良曾指出,“真正实现LTE,至少还要三四年时间。”

  OEM或合资?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双方合作的具体形式尚不明了,究竟是爱立信为大唐提供OEM,还是双方成立合资公司,从研发到产品和市场投入共同进退,仍是未知数。

  如果成立合资公司,双方都需要进行资金和技术的集中投入,但合作方大唐电信是大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业务范围并不包括TD-SCDMA。而该业务的主体大唐移动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

  在TD研发的10年中,大唐移动并没有从创新中获得太多回报,是否有新的资金投入产业研发令人担忧。而且这家中国3G标准的制定者在不久前正遭遇管理层出走,核心技术人才流失的危机。果真如此,爱立信将在更大程度上为研发投入和市场推广买单。

  以大唐的国资委下属企业的身份,成立合资公司远不如与中兴和华为这样的市场化企业合作简单。“我们和各方面仍在沟通,如果是民营企业也许就简单了。”爱立信相关人士称,“涉及的问题除了市场还包括与政府之间的协调。”因此合作的细节谈判会持续较长时间。

  如果不成立合资公司。以双方在各自TD领域的合作为“蓝本”,如采用大唐与阿尔卡特的合作方式——即2008年9月,国资委所辖的合资企业、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因“政策安排”的因素,为出现现金流紧张的大唐移动注资1500万欧元。作为回报,大唐电信集团将大唐移动部分股权授予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前景也很难预计,至少目前,那个被业内称为“商业性、松散型的投资合作”并未产生预期的效果。

  如果爱立信与大唐的合作,像烽火通信、新邮通那样采用OEM的方式则前景更令人担忧。烽火通信现网整体比例并不高。新邮通在TD三期招标的时候已不再采用大唐移动的设备,脱离“大唐系”。

  另一方面,爱立信在TD领域除合资外的合作模式也乏善可陈。爱立信一位销售经理称,爱立信与中兴通信的合作 “曾有可能以OEM方式进行,但因为中兴的价码太高,后来也不了了之。”随后双方解除合作,各自发展TD-SCDMA。

  类似合作虽然成功率不高,但以爱立信全球市场排名第一的身份“沦为”大唐的OEM,同样难以想像,对拥有自主研发能力的爱立信来说也没有先例。“爱立信一定不会去做纯OEM”。爱立信一位相关人士表示。

  市场不确定性

  在全球3G主流技术向LTE发展,中国移动选择向LTE倾斜的趋势下。中移动所代表的中国市场是全球容量最大,增速最快的移动通信市场,虽然受国际经济危机影响,收入仍在快速增长。

  但大唐的市场化能力,是爱立信要直面的一种风险。

  身为TD专利拥有者的大唐,在中移动三期招标中,并没有得到预料中的礼遇——近30个省份的移动运营商,29个选择中兴,23个选择华为,只有6家选择大唐。设备存在被替换的风险是爱立信不愿意看到的。但也只是爱立信与大唐合作不确定因素的一部分。

  去年,爱立信在中国销售额增长22%,创下最高纪录。但中国移动运营商正在削减支出。3月,中国移动宣布,2010年资本支出将由2009年的1294亿元削减至1230亿元;2012年将削减至804亿元。中国联通的支出也将由去年的1125亿元削减至735亿元。

  长期跟踪爱立信的业内分析人士称:“由于中国移动运营商今年投资放缓,爱立信在中国的强劲增长势头可能会失去动力。”

  潜在增长少于预期会对爱立信和大唐LTE的蓝图带来阴影,更大的压力则来自中国本土厂商的竞争。

  爱立信的大唐情缘,最终能否给爱立信带来幸福,尚无法预期,但可以肯定的是,合作的成功取决于双方从技术研发到产品及市场的多方面合作,唯一的问题在于双方彼此的利润收益有多大,合作持续时间有多长。

  目前,爱立信内部的一个“专门小组”正负责协调与大唐的合作事宜,相关人士称,“沟通会是一个较长的过程,如果顺利,合作方式和细节最早也要到年底才能公布。”


资讯排行榜

  • 每日排行
  • 每周排行
  • 每月排行

华强资讯微信号

关注方法:
· 使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 搜索微信号:华强微电子